两年前一个晚上,我在景辉南街十字路口刷着煎饼,王二狗突然闯进我的夜来。两个秃顶油腻男人坐在煎饼摊前,喝着啤酒唱着歌,讨论百年煎饼摊何去何从。

图为应聘者排队报名 林浩 摄